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unmin健康文摘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除引用的文章,其它是自己写,如有不够的,请大家指出。希望大家互相多交流学习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网络红人花裙大叔阿彬印象小记(原创)  

2009-10-24 19:39:28|  分类: 人物介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我和阿彬曾是街坊,原来都是住在广州上九路口。我对他有这些印象:阿彬是一个手脚有些残疾,智力有点轻微障外的人,为了谋生,他在70年代就走街买报纸。那时那些走街卖报纸的,都会边走边叫:广州日报或广州报。而他更有特色,就只叫广州两字。那时的清晨,这广州、广州...的卖报声就响遍大街小巷,叫人感到很亲切。我们应感谢他对广州日报的销售和宣传,和这留给人们的美好记忆,后来改革开放,可以摆摊卖报和各种报刊杂志,他就在楼下摆了一个挡口,后来就很少上街卖报纸。这叫卖声也少了。但他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以前卖报,他有父亲的帮忙,相对没有那么辛苦。父子俩相依为命,这是阿彬非常幸福的岁月。大约80年代末,他父亲过世,他工作就相对辛苦了,有好多次见他坐在报纸挡就睡着了。有一些事是令他很高兴的,一是结婚大事。他穿上西装带上领带,显得格外精神和漂亮。后来生下了一个女儿,这也是他极之高兴的一件大事,在那几年,有老婆帮手,又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又有父亲的健在。这是阿彬一生最幸福的岁月。但好景不常,随着父亲的过世,随着国内人口流动的随意性,他老婆也很快的带着女儿离开了他。一个痛苦的人生从此就开始了。后来估计是华侨房屋或其它原因,他居住的房屋又给业主收回。只能搬离较远的地方住,使到他也没地方卖报纸了。阿彬虽然有一点的残疾补助金,但如果不工作,生活是很困难的。为了生存,只能在上下九步行街捡一些食物吃,它也学别人捡废品卖,但由于手脚不灵,这工作也很难完成。在最近几个月,他从楼上搂梯摔下来,跌伤腿部,现还未能康复,只能在地上拖着行走。而且经常没吃没穿,这是他一生最痛苦的时候。有段日子,由于没得穿,有时捡到别人丢掉的女衣女裙,就穿起来。这镜头被人照下放到网上,一时间成了一个有一点知名度的非主流花裙大叔。只要打开这网页,就可了解他更多的情况。http://www.baidu.com/s?wd=%BB%A8%C8%B9%B4%F3%CA%E5&tn=site888_pg&bar=

       我觉得阿彬是我们这个社会底层群体的一个缩影。对他是否关心,可看出现今社会的文明程度。虽然我和很多人都认识他。但个人的能力是很难帮他的。希望政府某些机构或某些团体能帮一帮他,让他有一个比较幸福的晚年。我们都在衷心的祝福他,希望他的生活能早日得到改善。

      后续,10.2.9.

       摘要:12月25日,圣诞节的早上,60岁的麦家彬又穿回了花衣衫:上身披了件红色毛衣,头上戴了顶花帽,干干净净的手指摆出了胜利的“V”字。  
       本报讯 (记者陈淑仪)12月25日,圣诞节的早上,60岁的麦家彬又穿回了花衣衫:上身披了件红色毛衣,头上戴了顶花帽,干干净净的手指摆出了胜利的“V”字。他的伤脚已治愈。不过,以后街坊难在恩宁路上见到“花裙大叔”的招牌笑容了:大叔有专员照顾,将在白云郊区的托老院度过余生。
  身子一侧,左手一撑,大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……本报曾报道,10月底,在街头爬行了2个多月的大叔被细妹带回家照顾。12月25日,记者再次走访,他的伤脚已治愈。
  细妹说,荔湾区华林街将此事重点督办。11月中旬,街道办事处20多个人员专程来访,带来了500元慰问金和一辆红色轮椅。民政、妇联、残联、居委……各方人员都聚到了一起,商议大叔以后的去处。女儿阿红也来了,带来了三个苹果和一小块蛋糕。大叔很开心:阿红之前还来过一次电话,叮嘱他冬日添衣。大叔不喜欢苹果,但阿红带来的苹果他还是喜欢。
  几方碰头后商定,将大叔送往白云区的高泉托老院:大叔鉴定为二级残疾,每个月可以获得社保和残疾人补助等共560元。此前分配给大叔的公房则出租出去,每个月有350元的租金。这些收入都将用于大叔在托老院的生活花费。如果大叔身体不适,也将享用免费的医保服务。
  (线索提供:洪先生 50元)
  ■花裙大叔这一年
  2008年12月 爆红
  60岁的麦家彬身穿女装在上下九迈步的照片,被网友放到网上,以“极品非主流”风格蹿红网络,引起本报关注。
  记者调查发现,大叔身世令人唏嘘:十几年前失业、失婚,女儿跟了前妻,之后又遭遇情感变故,以捡垃圾为生……
  2009年1月 流浪
  见报后的花裙大叔虽然盼来了女儿,却因为公屋维修,找不到短租房,不得不流浪街头。落魄的大叔成为南都100个新年愿望的主角,他的新年愿望是“希望有个家”。好心人和志愿者上门慰问大叔,并送去御寒衣物。
  2009年10月 落难
  曾经风采翩翩的大叔双脚跌伤,“硬颈”的他在街头爬行了两个多月,不愿接受陌生人的救治,只是盼望女儿出现。

       2009年12月 获助

       大叔的妹妹将大叔带回了家,治疗脚伤。居委会说,花裙大叔的女儿有家有小孩,又要工作,估计很难与行为怪异的父亲同住相处。在家人和社会各界的关心下,大叔的脚伤治愈,并住进了有专员护理的托老院。

  特写大叔摆出胜利的“V”字

       12月25日的早上,大叔从细妹家出发,前往托老院。这一日是圣诞节,大叔穿上了红色毛衣,戴了顶花帽,10根手指都洗得干干净净。伤脚治愈,这是他近几个月来第一次出门,下楼梯时却还是“硬颈”:自己抓着扶手,从三楼开始,一步一步,缓缓向下。走完最后一步,大叔伸出两根手指,摆出了个胜利的“V”字。嘴角一扯,招牌式的笑容复现。

       细妹提了个红白蓝胶袋,跟在身后。袋里装的都是大叔的衣物,每一件上衣、裤子全都绣上了“麦家彬”三个字,上百个标志都是细妹亲手缝制,“就像送小孩上幼儿园……”两个月来,都是细妹照顾他:专门请了老中医上门,为大叔按摩、敷药。

       居委会专车护送,已在楼下等候。一行人陪着大叔出发,从细妹家驱车前往,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抵达白云郊区。数百平米的托老院封闭管理,住着数十个被遗弃的孤儿和老人,大叔一到,前呼后拥,每个人都走了过来。院里还有个独立的小花园,大叔抓着助行的小铁架,来回兜圈,“喜欢!很喜欢!”他挑了个明亮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 一个小时后,陪同的人员都准备离开。细妹从大叔的房间走出,舒了口气。阿红和大叔并肩走到了小花园,轻声交谈。丈夫还不知道有岳父,刚出世的小女儿也不知道有外公。阿红说,这一切,她以后都会和家人细说,但需要时间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1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